“揽炒派”疫情下仍煽动集会,老人叹“中招就得死”

我叫林伟明,今年30岁,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。5年前我在机缘下加入地区工作,服务位于新界西北的元朗区朗屏邨。元朗是香港十八区中位置最西北的一区,与深圳陆路交界,而朗屏邨又较远离元朗市中心,居住环境宁静优美,再加上又是旧社区,老街坊多,人情味特别浓。我为他们服务,很多老人就视我为孙儿一般,常常亲切地唤我“明仔”。

宁静美丽的元朗朗屏邨

本月初来香港疫情爆发,确诊病例已超2000例,遍布香港各区,情况十分严峻。如世外桃源般的朗屏邨也受到冲击,好几个单元都发现了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,周边社区也出现了确诊病例。香港人口楼宇密集,居住面积小,社区内很多街坊都表示担心染疫。一位88岁的阿嬷更是直接对我说,“我年纪大了,中招就得死!”还有老人担心自己抵抗力弱,感染后再传给家人,不敢再出门。

林伟明向社区居民宣传抗疫知识,共同抵抗新冠肺炎病毒。

7月19日,香港8小时内就新增了108例确诊病例,创疫情以来新高。尽管疫情十万火急,当天下午“揽炒派”还在元朗的商场发起非法集聚,号召人群叫“港独”口号,攻击挑衅执法的警务人员。如同去年的“黑暴”一样,现场还密密麻麻聚集了不少身穿黄背心的 “记者”,只把镜头对向警方拍摄。令人气愤的是,警方在行动中拘捕了4名组织发起集会的男子,经查证,他们都是元朗区区议员,本应为市民服务,踏踏实实做好抗疫工作。然而,他们却在干什么?

今年疫情以来,我在社区内向居民们派发了不少抗疫物资,也加强宣传防疫资讯,号召大家共同抗疫。上个月工作稍有成效,疫情又再度爆发。一些日盼夜望粤港两地通关的居民,眼看通关无望,与内地家人重聚的希望再次破灭;有的居民赶不及回去见患病的亲人最后一面;有些丈夫无法陪伴妻子产子,这些情况都让我感到伤心无奈。

林伟明为社区居民送去抗疫物资

归根究底,这与“揽炒派”不顾“限聚令”煽动游行集会,造成大量人群聚集等脱不了干系。他们为求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,不惜牺牲全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,揽炒意味十足,是比新冠肺炎病毒更危险的政治病毒。他们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自私的行为,会让多少老人因染疫无辜丧命,多少家庭无法团圆,会对香港的社会经济造成多大的损失。

许多社区老人视林伟明为孙儿一般

作为一名服务朗屏邨的地区工作者,许多社区老人们的“孙儿”,我真心希望疫情可以快些结束,老人们可以安心生活,跨境家庭早日团圆,香港的社会生活尽快恢复正轨。未来每个通关后的周末,都有内地的朋友来香港购物游玩,香港的市民可以去深圳享受各种美食。这些都是我心中所盼望的,相信也是许多港人共同的心声。